行为经济学

2017-10-16

  2017年诺贝尔奖季最后一项奖─经济学奖,9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揭晓,现年72岁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赛勒(Richard Thaler),因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获得殊荣。瑞典皇家科学院表示,他把对心理现实的假设融入经济决策分析,藉由探索有限理性、社会偏好、以及缺乏自制力所导致的后果,赛勒揭示了人类特质如何系统性地影响个人决定与市场结果。

 

  赛勒1945年生于美国纽泽西州,1974年获罗彻斯特大学博士学位。他著作等身,现任美国经济学会会员、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被封为行为经济学之父。

 

  近20年来,经济学门发展出来的一个最重要领域,可能就是行为经济学(behavioral economics)。之所以称作「行为」经济学,主要是有别于现今以数学演绎为方法,并以完全理性及自利为基本假设的传统经济学。按经济学的方法,自20世纪中期开始数量化之后,虽然取得相当重要的进展,但对这种以绝对理性为公设,忽略人类感情心理因素及理性限制的方法学(methodology),始终有来自其他领域及经济学领域本身的批评。其实现今主流经济学对完全理性及自利的假设,并不来自严格观察人类的决策及行为后所建立的数据,而是去假想一个聪明的个体在作决策时,「应该」要符合哪些理性条件,并根据这些条件来建立行为模式。

 

  现实上,人的经济行为常常有系统的违反这些理论所作的预测。面对这种问题,以往经济学者概以「错误」、「不理性」或与理论抵触(puzzle)称之,并不太回头检讨理论本身的限制。这种现象当然并不健康。社会科学本来应该以描述及解释社会现象为目的。

 

  今天如果我们建立了一套理论体系,它的某些预测和人类行为不符合,那么即使这些行为在绝对理性的标准下是错的,但只要它是人类的常态,理论体系就必须承认这个现象并加以修正,而非反客为主的坚持理论的正确性,而泛以「不理性」来称呼这些行为。行为经济学的出发点,就是希望利用心理学或神经医学的实验结果及数据,来建立人类决策行为的假设,而非凭空想象理性行为所应具备的条件。

 

  塞勒那横跨40年的职涯十分多产,研究主题亦相当多样,触及资产价格、个人存款、不动产犯罪等各种主题。

 

  举例而言,塞勒发展了心理账户理论,解释人类如何在进行财务决策之时,只看个别决策的影响,而非其总体效应(事实上,他正是行为财务这门子学科的创造者之一)。

 

  诺贝尔委员会也特别强调塞勒在自制方面的研究,亦即长期计划和短期诱惑之间的紧绷拉扯。

 

  此外,塞勒亦努力让更多人听见他的看法。为了不熟悉(或是反对)行为理论的经济学家,他定期在重要期刊《Journalof Economic Perspectives》撰写专栏,讲述经济行为违反古典个体经济学的例证。

 

  为了一般民众,他写了几本行为经济学书籍,第一本即为1991年的《准理性经济学》。

 

  不过,塞勒最知名之处,或许就是他是「推一把」(nudging)的先驱者──将行为学洞见作为公共政策工具。推一把并非新概念,企业也一直在利用行为科学形塑顾客的行为,但在过去,政府只会在少数情况下利用心理学。

 

  塞勒和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桑斯坦(Cass Sunstein)于2008年共同撰写《推力》(Nudge,中文书名:推出你的影响力:每个人都可以影响别人、改善决策,做人生的选择设计师)之后,情况即开始改变。这本书攻击经济模型的理性决策假设,并展现改变脉胳如何推人类一把、促使人类做出更好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