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FLink.com财富新闻】2018年伊始,世界经济增长加快。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将我们对2018年和 2019 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上调到 3.9%。对这两年的预测均比去年十月的预测高出0.2个百分点,也比我们目前对去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高出 0.2 个百分点。

 

  这是好消息。但政治领导人和决策者必须知道,目前的经济势头反映的是不可能长时间持续的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全球金融危机看来可能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如果不能及时采取行动应对结构性增长障碍,促进包容性增长,建立政策缓冲和提高抵御风险能力,下一次衰退将会来得更早,更难以对付。

 

近期前景

 

  首先,让我们看看当前的经济态势,世界经济的近期前景如何?

 

  迄今为止,GDP 加速的主要来源是欧洲和亚洲,美国、加拿大和一些较大的新兴市场,尤其是巴西和俄罗斯(两国经济在 2016 年收缩)和土耳其的经济表现也有所改善。大部分势头在近期都将持续。最近的美国税法改革将对未来几年美国的经济增长作出显著贡献,主要是因为它为投资提供了暂时性的极大刺激。对增长的这种短期促动将给美国的贸易伙伴的产出带来积极的(尽管是短暂的)溢出效应,但也可能会导致美国经常帐户逆差扩大、美元升值并影响国际投资流动。

 

  由于全球投资增加,贸易增速再次高于全球收入增速。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那些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因此受益。

 

  即使经济恢复到充分就业,通胀压力依然受到抑制,且名义工资增长缓慢。金融环境相当宽松,表现为股票市场高涨、政府长期借款成本低、公司债券利差缩小,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借贷条件具有吸引力。

 

解释经济回升

 

  目前的经济回升并非偶然事件。 2016 年年中,回升开始巩固,这主要得益于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对市场情绪提供了支持,并加快了自然的愈合进程。

 

  最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一直以来都是宽松的,并且依然保持宽松态势,这是目前全球宽松金融环境的基础。尽管美联储继续逐步加息,但一直谨慎行事,通过推迟先前预期的加息,明智地应对了 2016 年初发生的动荡。欧洲央行开始逐渐减少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这对于欧元区恢复经济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但同时也表明加息前景比较遥远。

 

  此外,过去几年里,发达经济体的财政政策总体上是从紧缩转为大致中性,而中国自2015 年增长放缓以来,已提供大量的财政支持,并对其贸易伙伴国产生了重要的积极溢出效应。当然,在美国,财政政策即将转向明显的扩张,对世界经济将产生复杂的影响。

 

并非“新常态”

 

  我们认为,目前的好转不论如何受欢迎,都不太可能成为“新的常态”,且面临中期下行风险(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而加剧)。我们对当前势头的持久性持有怀疑出于以下几个原因(我们的中期增长预测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反映):

 

  发达经济体正在引领经济增长,但一旦产出缺口弥合,它们将恢复较长期的增长率(我们预计仍将远远低于危机前的水平)。我们预计发达经济体 2018 年的经济增长率为 2.3%,但我们估计该组国家的长期潜在增长率仅达到三分之二左右。人口特征变化和较低的生产率增长构成明显的挑战,需对人力和研究进行重大投资。燃料出口国的前景特别黯淡,必须找到实现经济多元化的途径。

 

  美国而言,减税对如此接近充分就业的经济产出的任何影响,之后都会在一定程度上以增长率降低的形式呈现,因为临时支出激励(特别是对投资)将到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的联邦债务会产生负面影响。

 

  宽松的金融环境和财政支持对经济复苏起了重要的作用,同样也给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留下了债务:政府债务,在某些国家还有企业和家庭债务。目前通货膨胀和利率仍然很低,但可能由于顺周期的政策变化,在目前水平基础上突然上升将导致全球金融条件收紧,促使市场重新评估一些国家债务的可持续性。高涨的股票价格也是脆弱的,增加了发生破坏性价格调整的风险。

 

  尽管欧洲、亚洲和北美经济回升,但是,中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消息则没有那么好,这是受较大经济体疲软拖累的最后一个地区。在一定程度上,不利的天气事件和一些国家的内乱,导致经济增长低迷,进而引发大量向外移民。一些拉美大型经济体的经济改善显著,但是,今年该地区总体增长将受到委内瑞拉经济持续崩溃的不利影响。

 

  尽管经济复苏使得就业和总收入走出危机低谷,但是,许多发达经济体的选民们对政治机构表示失望,在实际工资增长乏力,国民收入中劳动力收入比重下降和就业两极分化加剧的背景下,他们对政府提供广泛分享经济增长的能力表示怀疑。然而,如果转向更民族主义或威权主义的治理模式,可能会导致国内经济改革停滞,并退出跨境经济一体化。这两方面的发展都将损害长期增长前景,并对过去几十年来落在后面的人们的利益造成伤害。新兴市场和低收入经济体的不平等程度很高,除非经济增长更具包容性,否则将为未来最终出现混乱局面埋下隐患。

 

决策者必须迎接挑战

 

  也许最大的风险是自满情绪。虽然当前状况似乎是全球经济的一个“最佳状态”,但审慎的决策者必须着眼未来。无论坐下来享受阳光有多么诱人,政策都可以而且应该转向加强复苏。现在正是建立政策缓冲、加强防范金融不稳定并投资于结构性改革、生产性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的时候了。下一场经济衰退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近,而且应对衰退的手段比十年前更有限,尤其是因为公共债务水平比以前高得多。

 

  如此广泛的经济回升也为应对一系列多边挑战提供了理想的时机。这包括应对全球金融稳定威胁(包括网络威胁)、加强多边贸易体系、开展国际税收政策合作(包括打击洗钱)以及促进低收入国家的可持续发展。特别迫切且重要的是对抗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特别是气候变化。


2018年02月06日

澳门金管局:去年底由澳门银行核发的个人信用卡总数达1,187,216张,同比增长12.9%

上一篇

下一篇

IMF:当前世界经济中的“最佳状态”并非“新常态”

【AMFLink.com财富新闻】2018年伊始,世界经济增长加快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