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FLink.com趋势分析】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日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发文提到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去年10月开会时,对全球经济回升和实施必要改革的机会抱有乐观情绪。

 

  他们下周再次相聚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时,将关注应采取什么政策,在面临下行风险的环境下维持这种回升态势,并促进今后的经济增长。好消息是,增长势头继续加强,世界经济的四分之三都呈现出这一态势。但是,全球经济虽然目前仍然阳光明媚,但地平在线已经出现更多阴云。贸易面临紧张局势,金融市场波动性近期加剧,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增加,这些都日益引起忧虑。

 

  此外,2018年和2019年的预期经济回升最终将是缓慢的,意味着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将面临具有挑战性的中期前景。这就是为什么各国需要实施政策防范下行风险,增强抵御能力,并促进能造福所有人的中期增长。现在是采取果断政策行动,充分利用这一段全球增长的时候了。

 

  全球前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月将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GDP预测上调到3.9%。哪些因素促成了这一势头?主要是周期性因素:特别强劲的投资和贸易驱动了全球增长,货币和信贷在一国之内和各国之间宽松地流动。

 

  今年和明年,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预计将超过依然疲弱的中期潜在水平。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在短期内预计将进一步加强,这将得益于大宗商品出口国前景的小幅改善。所以,当前的全球势头依然强劲。我们应采取切实措施确保这种强劲势头能够持续下去。

 

  我强调五个重点:

 

  1. 防止保护主义政策制定者需要以建设性的方式共同努力,减少贸易壁垒,解决贸易争议,避免采取特别措施。他们应确保最近宣布的美国进口关税不会导致保护主义措施的更广泛升级。经济历史明确显示,贸易战不仅会损害经济增长,也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

 

  我们知道,进口关税带来的自伤效应可能很大,即使贸易伙伴不以本国关税进行报复。我们也知道,保护主义是有害的,因为它给购买相对更多低价进口品的最贫穷消费者带来最大压力。换言之,损害贸易对经济和人都不利。

 

  此外,解决全球经济失衡不能靠增加新的贸易壁垒。使用财政手段解决全球失衡至关重要。例如,这包括,美国降低赤字以使公共债务走上可持续路径,以及德国加强基础设施投资和教育支出。重要的是,受全球化和技术进步不利影响的人应获得更多支持,以确保他们能够投资于技能并转向更高质量的工作。

 

  2. 防范金融风险为防范下行风险,还需解决金融条件长期宽松环境下公共和私人部门债务不断积累的问题。

 

  二十国集团经济体的政府债务水平相对于GDP平均达到114%。全球范围看,主权债务、企业债务和住户债务都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这带来了金融脆弱性。考虑这样一种情景,即通货膨胀出现意料之外的大幅上升,全球金融环境突然收紧。这些变化可能引起金融市场的调整、对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以及新兴市场资本流动的逆转。为缓解这些风险,各国应利用当前的经济势头。措施包括,积累财政缓冲,以便创造更大行动空间来应对下一次经济下滑,以及积极采用宏观和微观审慎政策。在新兴经济体,灵活的汇率有助于缓解外部冲击。

 

  3. 推进经济改革政策制定者在努力维持现有经济回升势头的同时,还需要促进更强劲、更广泛分享的中期增长。

 

  促进增长对于二十国集团的发达国家尤为重要。它们去年的GDP平均比2008年危机之前的趋势水平低15%左右,而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接近这一水平。换言之,在当前回升趋势的基础上,这些发达经济体还需在更大程度持续提高增长率。为提高生产率和潜在增长率,各国可以重振改革,特别是在劳动力市场。

 

  例如,二十国集团国家已承诺到2025年将男性与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之间的差距缩小25%,估计这能创造1亿个新的就业岗位。为实现这一目标,一些国家需要显著加大努力,而其他一些国家(如澳大利亚、巴西、德国、日本和英国)已经取得良好进展。

 

  当经济更为健康时,这些改革和其他重大改革更为有效、更易实施。也就是说,现在正是时候。

 

  4. 促进更具包容性的增长为使经济增长更加持久,必须使它更具包容性。关键是以让所有公民受益的方式塑造未来的工作。

 

  例如,加拿大最近采取的一项举措显示,在职技能培训可能比在校学习更为有效。

缩小技能差距目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因为数字革命正在使工作和产业发生转变。麦肯锡公司估计,到 2030年,3.75亿劳动者(占全球劳动力的 14%)可能面临失去工作的风险。

 

  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一未来将如何呈现,但看来可以肯定,我们需要采取政策行动。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新研究显示,通过调整税收和福利,以及增加教育和培训方面的公共支出,技术创新带来的收益可以得到广泛共享。

 

  5. 加强国际合作必须共同努力,确保实现强劲、可持续、均衡、具有包容性的全球增长。从贸易,到税收竞争,到气候变化,到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我们在很多领域都需加强而非削弱国际合作。我强调两个问题:

 

  我们需要共同努力,解决低收入国家债务脆弱性增加的问题。这些国家的公共债务相对于 GDP 平均而言从 2013 年的 33%上升到去年的 47%。面临外债负担的国家需迅速控制债务的进一步积累,并需在更大程度上通过创造国内收入来满足发展融资需求。双边官方债权人应制定在必要时参与债务重组的计划,并应与其他债权人交换信息。

 

  另外应制定加密资产(包括首次代币发售)方面的国际监管原则。目标应是利用相关技术的潜力,同时保证金融稳定并缓解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带来的风险。

 

  二十国集团能在所有这些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这一过程中,它们还能维持经济回升趋势,并促进造福所有人的经济增长。

 

  作者: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


2018年03月20日

2018年1月澳门新批商用物业按揭贷款环比升135.1% 当中非居民占37.4%
2017年1月澳门饮食及零售业整体表现似未回暖

上一篇

下一篇

IMF:维持增长和防范风险的政策行动

【AMFLink.com趋势分析】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日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发文提到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去年10月开会时

添加时间: